“我醒了,她逃走了,白昼又带回我的黑夜。”

© 祁含章
Powered by LOFTER

推诗:
西班牙天才诗人洛尔迦
——《告别》
我的理解是: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

月不长圆花易落,一生惆怅为伊多。

之前还不理解这句诗的意思,周末补看完了不死法医以后,忽然就明白了。

自己搞过学校的文创项目,感慨一下有些文创的概念真的很好啊。不说故宫彩妆这种特别有水平的,单说服饰衣物。我等道文创黑白无常渔夫帽超久了,这个就特别好看而且很有文化底蕴。一般市面上流行的文化衫,印花有什么“小姐姐”“小哥哥”的,不是说他不好,而是他的保鲜期太短了,这句流行语流行完了以后这件衣服就不能再穿了,如果再穿出去就有点类似现在街上随便一个人穿着“贾君鹏你妈喊你回家吃饭”的文化衫,有点尴尬了。真正好的文创项目是有着文化底蕴的,故宫的清明上河图小方巾就是,这些文创产品不光可以穿,而且是一种保质期很长的艺术品了,你还可以收藏起来。
文创的话,50年保护权一过,很多东西就可以拿来用的。《人间失格》这么...

我的wps蠢蠢欲动

分享诗歌:
        跟我念:丙辰中秋,欢饮达旦,大醉,作此篇,兼怀子由。

《行行重行行》后记

《行行重行行》后记,占TAG抱歉

 

   《行行重行行》是我写的第一篇中长篇小说了,就像是第一个孩子。对于它的成长,真是有千言万语想说的。后记都是些碎碎念,无关紧要,顶多只是我个人的一些感慨了。

 

    当我昨天彻底写完《行行重行行》的时候,敲下最后一个标点符号的时候,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。那个时候脑子什么都没有想,就好像进入了贤者时间。

  《行行重行行》写得太耗精力了,最开始的发布时间是2018年3月,写到第五章的时候,因为三次元的事情暂时搁笔,等六七月份重新开始动笔...

行行重行行(小段咂)

        陆琛医学专业课业繁忙,刚入校几天忙得脚不沾地,又要体能训练,天天把"劝人学医天打雷劈"挂在嘴边,搞得同宿舍的李懂不好发表意见。
        混熟了以后,李懂问陆琛为什么学医。
        "这就说来话长了。"陆琛坐在下铺,一桶老醋热水泡脚,他脚后跟的水泡被烫得让他嘶嘶的。陆琛陷入回忆,苦大仇深地说——
   ...

【顺懂】行行重行行13(下)

1.弃权声明:他们不属于我
2.所有OOC属于我
3.明日边缘au
4.全文完

大结局点我

谢谢大家

【顺懂】行行重行行13(上)

1.弃权声明:他们不属于我

2.所有OOC属于我

3.明日边缘AU

4.大结局(上)

 
  刷啦。
  
  刷啦。
  
  …刷啦…刷啦…刷啦…
  
  ……哪里……
  是……水声……?
  
  
  水流。
  湍急的水流。
  风声。
  冰凉。
  水腥味与泥土。
  黄色的浑浊的,裹挟着泥沙和死鱼尸体。漩涡,从漩涡中冒出的岩石。卵石堆积的堤岸。坝。大坝。钢筋混凝土。灰色。石砖。逼仄的深谷。水面平静的湖泊。坝、大坝。巨大的水库。奔腾的湖水轰轰隆隆。钢筋混凝土、房间、窗户、黑暗、潮湿,花。蓝花。水母。透明的胶质和触须。花蕊。河流。奔腾的河流。大坝。瀑布。平静的湖面。苍翠的山谷。山石、树木、水...

整理wps的时候找出来半年前的摸鱼,在老福存一下档。

        世人皆知克里斯托弗的母亲是整个联邦最下贱的婊子。  

        少年克里斯气息奄奄,撑着鼻青脸肿伤痕累累的身体从地上爬起来。他伸手抹了一把脸,弓起身子沉默着捡起四散在地面上的书本,轻轻拍打灰尘和脚印,然后慢吞吞地放回自己的书包里;正当他用食指和中指勾住最后一本天体物理的书时,一滴鼻血顺着鼻尖,“啪嗒”一声掉落到书上。
  这一滴血迹好巧不巧,遮住了持书者的姓名。

  他愣愣地看...

1/4